《爱了散了》第三章

上一章:《爱了散了》第二章 下一章:《爱了散了》第四章

努力加载中...

当初方婕离开以后,鲁小昆下定决心,一个人生活一辈子。同时,也下定决心,用自己这具已死了一半的男性身体,最大限度地创造出经济价值,让在社会下层挣扎了一辈子的父亲,让从小就过着贫穷日子的妹妹,提高生活品质,改善生活质量。当然,不仅仅是让他们衣食无忧,最主要是让他们享受有钱人的待遇,过有钱人的生活,受人尊重,受人重视,从此成为人上人。这,就是他的幸福!这样,他即使身体死去了一半,他的心还有所寄托,有所安慰,他的安慰就是给亲人带来幸福和快乐。

报社,临窗一个“阁子间里”,一身黑衣的乔煜正对着电脑敲一篇稿子。正午的太阳暖暖地晒在身上,让人有种懒洋洋的感觉。手机响起来。董晓晗打来的。听声音,她的情绪不大好,遇到什么麻烦了?乔煜向同事打个招呼,匆匆赶到约好的茶馆,董晓晗已经坐在那里了。她双眼发红,表情凄楚。看来真是有什么不太妙的事情发生了。

乔煜坐定,在衣服袖上拍了两下,笑道:“瞧我,满身都是狗毛。”

乔煜问:“可你已经伤害他了。”董晓晗道:“我只求让这种伤害减到最小程度。”乔煜沉默一下问:“你有什么打算?小昆呢?他有什么打算?”董晓晗痛苦道:“我也不知道。我无颜面对他,我想实在不行离了算了,可是他不表态,不说离,也不说不离,那天他去了单位,今天是第三天了,一直没回家,也不接我的电话,这让我无所适从,不知该怎么办。”

在结婚以前,两人的约会地点一般都是茶楼或咖啡店这样的地方,但结婚以后,两人再没有到这类地方来过。坐在家里的客厅和餐厅喝茶和品尝咖啡,比这里要惬意得多。因为他们的家比茶楼更为华丽优雅,音响设备也比茶楼的高级得多,家中那些洁白细腻的瓷质茶具自然更是没法挑剔,最起码也不用担心传染疾病。

“你没有错……”鲁小昆舌尖上品着碧绿的茶,一字一顿道,“责任都在我身上……”

鲁小昆品着绿茶,态度诚恳。他首先剖析了婚姻出现问题的主要原因。他掏心掏肺地说,虽然发生了这种令人痛心的事,但主要原因在他身上,她没有错。他声音沉痛,发自肺腑。一句话就让董晓晗眼泪扑簌。

乔煜恨铁不成钢道:“陈峰是什么人你了解吗?你跟他谈爱,他跟你谈爱吗?幼稚!”董晓晗茫然的视线落在乔煜脸上:“他是什么人?”乔煜叹了一口气道:“怎么跟他玩到一块了?他爸爸陈留星,在圈子里是出名的大奸大恶之人,听说手里养着一批黑手党。”乔煜语气柔和,言辞之间有一股毫不遮饰的率直。闻听乔煜之言,董晓晗着实吃了一惊:“谁说的?

无法克制的眼泪,从董晓晗的眼里不停地往外涌。好半天,董晓晗道:“我们没有玩。”乔煜道:“这还不算玩?你离婚,他肯娶你吗?”董晓晗喃喃道:“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乔煜叹了口气:“都二十多岁的人了,怎还这么幼稚。”董晓晗默默地想了一会儿道:“现在不是这个问题。我倒希望陈峰真是你说的这样……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现在小昆知道了,我真的不想伤害小昆……”

董晓晗犹豫了一下道:“陈峰那个人还不错,他对我不错。”乔煜痛心道:“不错?你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唉,你知道他姐姐给他选妃的事吗?”董晓晗茫然地问:“什么?”乔煜缓缓道:“在圈子里都出了名了。他姐姐陈莹四处委托亲朋好友,到处网罗条件出色的女孩子,就是为了给陈峰选一个女朋友,都选了一年了,也没见选出来,圈里的人都戏称他们

如果说,一开始他就爱上了她,那是不确切的。因为在当初那个自卑的心理状态里,他简直不可能爱上任何一个女孩,因为他不敢去爱。但他心里悄悄地喜欢她,愿意与她接触,交谈,交往,跟她在一起他感到由衷的快乐。后来,他发现她与别的女孩不太一样,最明显的区别就在于,这个女孩没有太多的欲望。那种被欲望燃烧甚至自毁的女孩,他见得太多了,即使一般的女孩,也会有着各种各样的欲望。可是董晓晗不太一样。她对金钱、对物质、对名利的反应不仅不敏感,甚至有些迟钝。她善良,开朗,淳朴,又特别懂得体恤别人。认识她的时候,鲁小昆并没有真正的发达,兜里也没几个钱,每次他提出上好一点的饭店请她吃饭时,都会被她婉拒,并时常委婉告诫他,乱花钱不是好习惯。恋爱期间,逛街是最能够考验一个女孩的品质的,事实也证明,董晓晗经受得住种种考验,两个人逛商场,她从没主动提出过购买物品,有时他主动提出给她买件衣服什么的,她都坚决拒绝。她总是说,你现在正是创业期,不要太铺张。

所以,他得挽留她。他不能失去她。

尤其是,他内心里还是爱着这个女人,他不愿离开她。只要她还愿意留在他身边,他就不会像当初撵师妹那样,撵董晓晗离开。当初撵师妹时,他还是一个热血青年,尽管受了致命的创伤,却依然浑身充满勇气,敢于用独身的誓言向命运挑战。当时师妹走了,他虽然痛苦无比,却也觉得自己高尚无比。然而现在,他却发现自己当初那股勇气丧失了,他变得软弱,变得连他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他宁愿忍受一切痛苦,就是为了让她依然停留在他身边。而且他变得自私,尽管他不能给予她做女人的幸福,他还仍要挽留她。当然,他内心永远不

乔煜埋怨道:“你真糊涂。唉,如果还在以前我单身的时候,遇到这事我也许不会埋怨你,现在我也结了婚,我的心态跟以前不一样了。我现在明白对一个女人来讲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家,是一个真心爱你的人。虽然我不喜欢鲁小昆那个人,但我知道他一直是真心待你的,所以,这事是你的错,我不能纵容你。”董晓晗低声道:“也许你说得对。”

毕业两年来,乔煜和董晓晗在很多方面都发生了变化。比如,两人先后从单身女孩变成别人的妻子。而且两人都越来越觉得,当画家的梦想已经很遥远了,不过,她们都已经不太在乎了。没变的是,两人一直亲密要好,比当初在校园里还好。小到化妆服饰,大到情感恋爱婚姻家长里短,无话不谈。也许又因为乔煜比董晓晗大一些的缘故,董晓晗什么事都愿意找乔煜商量,一直把乔煜当成自己的亲姐姐一样。

如果董晓晗真的选择离开,鲁小昆一定不会放手。慷慨的话可以说出来,到底是否能够做得到,他自己都没有把握。可毕竟他太了解她了。

心随着她年龄的增长,未来的生活怎么办,另一方面他也觉得对妻子不公。正因为这种不安和愧疚,他拼命工作,在生活上对妻子百依百顺,千般呵护,万般体贴,甚至到了溺爱的程度。

董晓晗定定地望着乔煜。身材修长皮肤雪白如玉的乔煜酷爱黑色。她的衣服不论冬季的大衣,夏季的短裙还是春季的休闲装,有一大半都是黑色。果然,董晓晗看到乔煜的黑衣服上,沾着几根黄褐色的狗毛。董晓晗问:“小狗掉毛?”乔煜无奈一笑:“开始人家说天一热小狗就脱毛,我还不信,这不,应验了。”董晓晗问:“小狗多大了?”乔煜道:“来的时候三个月大,现在也半岁了吧。不过也好,这一脱毛让我知道春天就要来了。”

好在董晓晗是个识大体的女孩,品性优良,无论生活小节还是为人处世,都深得他的欣赏和叹服。所以,他对她一直还是放心的,信任的。

她善良,心太软,这是她最致命的性格缺陷。

后来,方婕离开了他。她起初并不愿意离开,是鲁小昆软硬兼施,逼着她走的。他是真心爱她的,所以才逼她离开。他不愿以一个废人的姿态在她的生活里存在。虽然她也因无奈分手而痛苦不已,但她毕竟还是走了。后来她去了英国,据说是申请了一所学校,去攻读博士学位。尽管她的离去让鲁小昆一度痛不欲生,可他最终还是站了起来,并咽下命运的苦果。

那晚,当他与女朋友方婕亲热时,意外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相当严重的障碍。

两人在香格里拉举行了一场令人艳羡的豪华婚礼。婚礼是鲁小昆坚持要办的。微量元素带给他的伤害,成为一个秘密,被他埋藏在心底最痛的地方。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婚后的董晓晗,除了他的初恋情人方婕,除了他自己,没有第四个人知道这个秘密。包括他的尊若父亲的导师、他的生身父亲、他的妹妹、他最亲密的朋友,谁也不知道。如果方婕和董晓晗都能够遵守她们对他的承诺,他会把这个秘密带到棺材里。所以,在表面上看,他与常人无异。是一个英俊的男人,风度极好,修养极好,有知识,有能力,有魅力,有魄力,爱家爱妻,被同事戏称为“最佳好男人”的典范人物。在他那个圈子里,鲁小昆有着极好的口碑,朋友、亲人提起他,更是不在话下。

董晓晗早已涕泪横流,哭得一塌糊涂。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是她的亲人。他心里有无法愈合的伤,有说不出口的苦。作为妻子,她不仅没能帮助他恢复伤口,而且还往他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可是,他却这么大度地原谅了她。这怎么能让她不感动?她不能离开他。这并不是她的生活离不开他,而是他离不开她。她无法想象,若失去了她,他一个人该如何面对以后的人生,该怎么活下去。

董晓晗望着丈夫的眼睛,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上帝又让他在毫无准备的时候,遇到了董晓晗。董晓晗比鲁小昆小六岁,当时正在大学一年级读书,还只有十九岁。虽然鲁小昆无数次告诫自己,不可以再谈恋爱,可是,当董晓晗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的大脑还是控制不住地出现了某种化学反应。董晓晗身上简直有一股魔鬼般的力量,不可抗拒地吸引着他,让他身不由己地一步步走近,直到他感觉自己那颗被微量元素致死的冰冷的心,又一点点地复活。

她不仅把她最珍贵的东西给了别人,她还为别人保存下一张做手术的单子。只要一想到那张单子,他就疼痛不堪。那简直是一把利刃,毫不留情,刹那间将鲁小昆那颗因微量元素而弄得脆弱、自卑的心绞得粉碎。他知道,吃过“鱼”的猫,知道鱼的美味,再不让她吃了,她会永远想着。放手吗?他并不想让她永远想着那种味道过日子,更不想让她在那种东西的诱惑和折磨之下,勉强跟他过压抑的生活。即使她可以忍受,他也不可以忍,男人的自尊使他不可以忍受。可是,眼睁睁看着她离开,他又怎能做到?那无疑是割身上的肉!

现在,两个人又坐到了这里。因为他们不想在家里谈不愉快的事,毕竟还有老人。

鲁小昆是个懂茶的人。如果喝绿茶,他一定要那种颜色清新碧绿的,叶片又小又嫩的,香味扑鼻的。而那种茶,价位至少在千元之上。坐在茶楼里花上百八十元喝上一杯,虽然觉得有些浪费,不过也还消费得起。

乔煜道:“也好。我找陈峰谈谈吧。做手术的事陈峰知道吗?”董晓晗咬着嘴唇说:“这件事……他不知道。”乔煜问:“为什么?他为什么不负责任?”董晓晗道:“不是他的原因,是我不想让他知道。”

就这样,这个欲望不多的女孩子,一点一点渗透到鲁小昆的内心里。他在内心的苦苦挣扎中,在欲罢不能的灵魂煎熬中,跟她谈了整整四年的恋爱。当然,这四年中,两人之间最亲热的行动,也没有突破男女之间最后的防线。每一次都发乎情而止于礼,也正因为这样,董晓晗的心目中,比她大六岁的鲁小昆,是一个“正派、稳重、成熟、有修养、有教养、有良好的克制力”的形象。她对他的评价让他羞愧难当,同时也把他感动得一塌糊涂。他越发珍爱这个女孩,把这个单纯、心无城府的女孩视若珍宝,敬若女神。

乔煜大董晓晗一岁,两人是大学同学,专业都是学美术的,理想都是成为一名画家。刚

鲁小昆原是学医的。读研时,有一次他热心帮助导师袁鹏做一个关于研究某种微量元素的实验。到了半夜十二点,实验还不能结束。袁鹏那几天恰患感冒,便留下鲁小昆提前休息去了。鲁小昆不负导师嘱托,整夜密切追踪实验的全部过程,关注实验每一步动态。为取得最佳实验效果,年轻气盛的鲁小昆竟越过雷池,忽略了导师交待的注意事项,连续七八个小时内,与微量元素进行密切接触!

乔煜关切的目光落在董晓晗的脸上,伸手给她续了一杯热茶。董晓晗缓缓抬起视线。乔煜把一块纸巾递给她,因为她看到,董晓晗的眼中已涌出泪花。乔煜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她拯救了他。这是真的,在他的心灵绝望到几乎已死去的时候,她的出现,成为他沙漠里的绿洲,成为他荒芜世界里的精神食粮,使他的生命重新焕发了生机。他在工作上的刻苦努力,不断地得到丰厚回报,直到他以成功男人的身份,用隆重的婚礼把董晓晗娶回家,直到那层令他惶惶不安的面纱终于被撕开……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董晓晗居然没有怨恨他,甚至连一丝埋怨都不曾有过。相反,她还不断地安慰他,要他不要太在乎,因为她不在乎,只要真心爱她,真心待她好,她就非常知足了。她甚至说她可以一辈子不生育。

在国外学习期间,他最牵挂的人还不是父亲,不是妹妹,而是妻子。他几乎每天都给她发邮件,每天都打一次越洋长途。他以为这样就可以牵住她的心,他以为当他回来时,她还是原来那个不谙世事的单纯的小女孩,可是,他想错了。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方婕是鲁小昆的师妹,同在袁鹏教授手下读医。方婕是鲁小昆的第一位女友,也是他生命中第一个女人。他们的相爱是真心实意的,相处的日子是快乐的,两人已经决定毕业后就结婚。谁也没料到,微量元素事故一夜之间改变了既定的一切。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检查和治疗,在一个风雪交加之夜,鲁小昆终于忍不住哭了。那晚,他与他生命中刻骨铭心的女

鲁小昆与她对视着,语气诚恳,郑重,他用千真万确的声音道:“从跟你确定恋爱关系的那一天起,我心里就怀着强烈的愧疚和矛盾,可是,我怕,怕失去你……一直不敢告诉你真相,我也恨过自己的自私,骂过自己,我一直在挣扎,在努力,却最终无法放弃你,我害怕独自面对没有你的日子,从娶你的那一天起,我就暗自发誓,这辈子惟一的任务就是努力工作,拼命赚钱,通过别的方式给你最大额度的补偿……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这不怪你,不管我有多么自私,可我还没有丧失人性,我理解你……的行为。如果你认为你找到了真爱,如果那个男人真能对你好,你也能真心爱他,你还是去吧……你知道,我这样子,我不能给你幸福,我也不能剥夺你寻求幸福的权利……”

乔煜问:“那个男的是谁?”董晓晗脸一红,垂了垂眼帘:“你认识,苏竞的朋友。”乔煜惊疑:“苏竞的朋友?”董晓晗低声道:“陈峰。”乔煜脸上出现了不可思议的表情:“陈峰?你可从来没对我提过这事啊。”董晓晗的脸更红了。在此之前她与乔煜一直是无话不谈的,惟一隐瞒乔煜的恐怕也就是这件事了。现在又不得不讲了出来:“不是什么好事,怎么好意思讲。”乔煜还是感到惊讶:“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董晓晗咬了咬嘴唇:“就是那一次,你们几个人出去玩,非要拉上我,就那样认识了。后来他打过几次电话,就交往起来。”

鲁小昆哭了。男子汉的眼泪砸在茶杯里,叮当作响。

这晚,鲁小昆和董晓晗一起回到了属于他们的那个家。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导师推开实验室门,发现身体一向健壮的鲁小昆昏倒在实验室。从医院急救室里出来后,鲁小昆在病床上调养了几天,之后进行体检确定身体各项健康指标都已恢复正常,便出院了。可不久后,鲁小昆时常莫名地头晕,浑身虚弱,需要用力的时候四肢使不上劲。袁鹏教授经研究,认为是身体在受到微量元素辐射伤害之后,体内元气还没有彻底复原的缘故,继续调养一阵就会不治自愈。又调养了两周,当鲁小昆自我感觉四肢的力气渐渐地上来了,头晕现象也彻底消失了,却还没等他为康复庆贺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她把病历藏在衣橱小抽屉的最底层,那个小抽屉平常放些重要票据和现金,一般情况下总锁着,钥匙只有一把,随身带在她身上。可能是有天早上她从小抽屉里取了点钱,因匆忙上班忘了锁,而鲁小昆那个妹妹,人不大心眼却很多。董晓晗工作起来没有时间观念,习惯把工作带到家里加班,经常三更半夜趴在电脑前搞动画,所以总是没有时间收拾屋子。鲁小渐手脚特别勤快,平常看到嫂子房间里乱,就爱进去收拾。人家是好意,董晓晗虽不喜欢但一直不好意思开口制止。可能那天鲁小渐又帮着收拾房间,顺手翻了她忘了上锁的抽屉,发现了那本病历,她偷偷把它藏了起来,而董晓晗一直粗心大意,居然没有觉察。

鲁小昆消沉过一段时间,之后以常人无法相信的毅力,坚持读完那令他伤心透顶的医学硕士课程。后来,也许上帝为了显示公平,一些机遇从天而降,出现在他面前。聪明的鲁小昆及时抓住每一个机遇,他丢开了令他痛苦一生的医学专业,转行从事经营管理,凭着他特有的勤奋上进和聪明智慧,经过刻苦的打拼,不到三十岁便已成为天晟市大型国有企业鲁安集团下属分公司立生电器公司的总经理。在鲁小昆的领导运作下,立生电器也在短短三四年内跻身国内知名品牌,在天晟市电器业里,鲁小昆也一度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鲁小昆挣的是令人心跳的高额年薪,穿的是名牌,戴的是名表,开的是靓车,就连领带,八百元以下的基本上不考虑。

会放弃一丝隐隐的希望,那就是想通过发达的医学科技,哪一天忽然奇迹出现,让他的男人身体获得复原。

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害怕长时间地分开,他怕他不在的日子里,董晓晗突然被别人夺去。他是真的从内心里珍爱她,害怕失去她。

“他回来了。”董晓晗声音低低的。乔煜小心道:“啊,这我知道,我看见他了。回来是好事,你这是怎么了?”董晓晗目光沉郁,把病历的事给乔煜讲了。

无疑,她的眼泪又触动了鲁小昆的伤心往事。

毕业时,乔煜的父亲希望她出国深造,并办好了一切手续把她送到美国。然而乔煜在美国待了不到三个月,便自己跑了回来。她哭着说在那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太孤独,死活不肯再出去。父亲很失望,狠狠把她训了一顿,因为办美国签证并不是很容易的事。为此父女俩闹了一场矛盾。后来乔煜自己找了一份出版社的工作,不久与出版社领导闹矛盾,一气之下辞了职,在家里闲了一阵,又应聘进了报社,先做美编,后做记者,之后又鬼使神差做起了专栏编辑。现在乔煜做的栏目叫《特稿》,专门采访发表各种各样的人生故事。而董晓晗毕业则去了一家广告公司做动画和平面设计,在一个岗位上一做就是两年。

”乔煜道:“听说的。”董晓晗疑问:“谣言吧?”乔煜道:“无风不起浪。”

鲁小昆回家了。

乔煜道:“这样也不是个事儿,要不我找他谈谈?”董晓晗道:“你不必找他。他现在正生气,等理智下来,我想他会给一个答复,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乔煜劝慰道:“也不用太折磨自己,顺其自然吧。大不了离婚,焉知非福?喝水吧。”董晓晗喝了一口茶,望着窗外,目光怅惘:“我倒不是怕离婚。我只是不想让小昆太难受。今天我找你,就是托你一件事。”乔煜望着她。

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傍晚时分,先开车去了董晓晗上班的广告公司,接她下班。为了不打扰家人,两人去了一家茶楼。茶楼里静幽幽的,一个包间里,门紧闭着,窗开了一小半,一炷藏香幽幽地燃着,一缕白色烟雾袅袅地升向空中,又悄悄散开。空调向外输送着热气,鲁小昆与董晓晗进行了一次郑重的长谈。这也是鲁小昆从国外归来之后,两人第一次面对面长谈。

“如果你想要个孩子,我可以去做试管婴儿嘛。现在科技发达,什么事情都能做成。”这是她安慰他的话,他知道,这也是她的真心话。这样的婚姻,无疑是鲁小昆所期待的。但是一开始,他还是有些疑惑,觉得不可理解,惴惴不安,甚至怀疑董晓晗是不是在施烟幕弹,会不会一方面依赖于他给予她的物质生活,另一方面在外面偷偷地寻找慰藉。但经过缜密的观察,他发现自己多心了。到这时他才意识到,他娶到手的,是一块货真价实、洁白无瑕的珍宝,因为她居然还没有品尝过“鱼”的滋味。有一段时间,他内心极为不安,一方面担

鲁小昆在办公室里拼命工作了四个白天,期间的三个夜晚,就独自一人平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这三个晚上,每夜只能勉强睡上一个多小时,严重的失眠令他饱受折磨,无数颗脑细胞被损耗掉。多年以来,他又一次哭了。在连续三个痛苦的不眠之夜之后,他决定吞下这口污水。因为他发现,他的生活不能没有女人,没有女人的不完整生活与他当前的身份不相配。

董晓晗顿了一下:“你去跟陈峰说一下吧,让他别再找我了。”乔煜有些惊讶:“怎么?他还找你?”董晓晗道:“最近,他又打过两次电话,提出跟我见面谈谈。”乔煜问:“那就见面谈谈吧,看他还想干什么。”董晓晗痛心道:“不能见面了,越见越难受,越分不开。

乔煜道:“可是你一错再错,为什么没有把病历给撕了,埋下祸根?!”董晓晗道:“保存那本病历,我自己都不明白究竟出于一种什么心理。不过我也不后悔。”乔煜瞪大眼睛:“你疯了?”董晓晗流着泪喃喃道:“谁知道呢,也许爱就是发疯吧。”乔煜问:“爱?”董晓晗点点头:“是的。”乔煜道:“简直是毁灭。”董晓晗的眼泪又滚落下来:“毁灭就毁灭吧。”

在选妃。这个陈峰,人家都说他是典型的花花公子,整天去跟女孩子见面相亲,今天跟这个明天跟那个,总之就是一个玩,跟谁都不会是真的。”

婚后,两人过了一段甜蜜的日子。好在董晓晗没有品尝过“鱼”,所以也不想鱼。在男女生活方面,一直懵懵懂懂的,二十三四了,却一直还像个单纯的孩子。这让鲁小昆既庆幸又不安。婚后大约过了半年时间,他决定出国进行一次管理方面的培训。这种机会公司每年都会有一次,选拔精英人物出去进修,归来更好地为公司服务。但自从遇到董晓晗后,每一次出国机会摆在他面前时,他都毫不犹豫地放弃,他都以“大局为重”把机会让给身边的下属,所以在下属眼里,他虽然还年轻,却一直是一位宽厚、大度、仁爱的高瞻远瞩的优秀上司。

人方婕相拥着,抱头恸哭。那是无助的哭,绝望的、凄凉的、悲伤的哭,怨愤的哭。因为那一天,通过最具权威的科学的检验,鲁小昆不得不接受了一个他不愿相信的事实:因受到一种特殊微量元素的强烈辐射,他终生丧失了男性功能。也就是说,他丧失了作为男人最基本的一种能力,性能力。

直到结婚以后,鲁小昆确认了董晓晗死心塌地跟定了他,成了他鲁家的媳妇,加之他对她有了更充分的了解,这才放下以前放不下的心,决定到国外去镀金。毕竟,对于一个男人来讲,事业更为重要。如果眼下的事业不能维持,不仅父亲和妹妹可能会失去幸福生活,连董晓晗也未必能拴得住。并非说她现在爱的是他的高薪和地位,但至少他的高薪和地位,证明了他的成绩、他的不凡、他的出类拔萃。女人爱一个男人,都是有理由的。如果他沦为一个平庸的、不能给家人创造舒适生活的男人,如果他沦为一个处处仰人鼻息、看人脸色而不是如今这样处处受人尊敬的男人,他还能吸引董晓晗吗?她还能一如既往地钦佩他吗?是的,当初董晓晗还是一个十九岁的小女孩时,她说过一句话,让他终生难忘。她说,她钦佩他。他问,他有什么好钦佩的。她说,就凭你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农村穷孩子,靠着勤工俭学读完了硕士。她钦佩他的理由就这么简单。她因为钦佩,而爱慕,直到从内心里依赖上了他,嫁给了他。他不能让她失望。他需要她不断地钦佩,永远地依赖他。他所能做的,就是不能让自己在一个台阶上停留太久,他要不断地进取,不断地攀登,不断地创造更新更高的价值,他要一步步地往上走,直到登上事业的最高峰。为了家人,为了爱妻,也为了他自己,为了他死了一半的欲哭无泪的身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