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了散了》第十三章

上一章:《爱了散了》第十二章 下一章:《爱了散了》第十四章

努力加载中...

陈莹将刚才看过的报纸递给陈峰,叮嘱他看一下,然后牵着小女孩上楼去了。陈峰拿起报纸,这是一份《天晟都市报》,迎面一行粗重的黑体字“致命的诱惑”映入眼帘。这篇稿子是《特稿》栏目的最新稿件,陈峰快速浏览着,捏着报纸的手指,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最后,他看了一眼报纸的左上角,责任编辑赫然印着“乔煜”。

陈莹开门见山提出要为当事人申请取保候审。她将一摞书面材料递给安丽:“这是保证书和书面申请,申请的条件和理由都列在上面,你们考虑考虑吧。”安丽接过厚厚一摞材料,沉思了一下:“我们得先给领导汇报一下,等具体研究以后给你答复。”

董晓晗与陈莹对视着。在陈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有所预感,但她还心存侥幸,希望生活对自己不要太过残酷。现在,她已不再有任何幻想。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明白了自己与这位为她提供帮助的律师的真实关系。她已经干涸的眼睛里,泪水重新涨满起来。这是忽然而来的一股情绪,难以名状。半天,她擦了擦泪,平静地问:“这跟案子有关系吗?

陈莹愣住了。

安丽和苏竞都知道,董晓晗嫌疑虽大,但从目前情况看,报请批准逮捕的证据不足,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提交检察院,极有可能被驳回,即使不被驳回,到了法庭审理阶段,董晓晗也有可能在陈莹的强大支持下,被获得无罪释放。与其这样,倒不如给她取保候审,然后继续通过别的方式监控而收集证据。另外,还可以卖个人情给陈莹。

陈莹问:“晓晗,你想好了吗?”董晓晗道:“陈律师,昨天的事,对不起。”陈莹问:“你是个明白人,我知道你一定会想通的。”董晓晗说:“是的,我想通了。我不愿意在这里待下去,我也同意离开陈峰。但这两者绝不能成为交换条件,我离开陈峰有我自己的理由。

陈莹喝了一口茶,语重心长道:“小峰,我现在非常关心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够如实告诉我。”陈峰点点头。陈莹道:“如果她现在出来了,你会怎么样?”陈峰心头忽然一阵激动:“我……我不知道,先让她出来!能出来就好!”陈莹看着他的眼睛道:“你会去找她,对吗?”陈峰反问:“她出来就可以没事了吗?”陈莹道:“目前,从我掌握的情况来看,警方还没有充分的证据为这个案子下结论,所以她有出来的希望。但她出来了,也并不表示她解除了嫌疑,警方可能会采取另外一种方式继续对她进行侦查,你明白我的话吗?”

陈莹沉默着。陈峰道:“姐,你放心,我答应过你的话,一定会做到。”陈莹道:“你不必因为答应我才去做,我要的是你从内心里同意我的观点。你要从内心懂得,只有离开这个女人,才会有未来美好的生活。你要清醒一点,不要让你自己、让我们陈家的声誉,毁在这样一个女人身上。懂吗?我为你的事操碎了心,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是吗?”

陈家一楼客厅里,陈莹埋头看一份报纸,不知是否受报纸内容的影响,她眉头紧锁,表情不太愉快。陈峰走进来,在陈莹身旁坐下,他的心情十分复杂,既喜又忧。喜的是董晓晗可以出来了,忧的是她仍然是嫌疑人,即使走出来,也要身负沉重的枷锁,而且,他和她还能像往常那样见面吗?一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就会不由自主变得沉重。但无论如何,他对陈莹是感激的。她为董晓晗的事付出了宝贵时间,付出了精力,并且,有了可观的效果。

陈莹道:“谁知道呢,她说刚被警察带进去的时候,一念之差说是她杀的,过了一夜想了想又翻了供,又说不是她杀的,究竟是不是她干的,恐怕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陈峰一屁股坐下来,望着陈莹,就像望着救世主:“姐,这怎么办?”陈莹反问:“什么怎么办?”陈峰道:“如果是她……那怎么办?”陈莹道:“杀人偿命,还能怎么办?”陈峰痛苦地叫道:“不,不!”陈莹生气地看了陈峰一眼:“小峰,你别再让我看到你这个样子了,你如果继续这样,我也就没什么劲头了,你找别人帮你吧。”

陈峰道:“我是认真的,你说吧,让我怎么感谢你呢?”陈莹道:“若真要感谢,我还是那句话,不要再做让亲人替你担心的事,不要跟不该交往的人再交往。”

陈峰望着姐姐,点了点头。

小女孩又从楼上跑下来,拉住陈莹的手:“走哇,我妈妈等你呢。”

陈莹站了起来,但目光仍然停在董晓晗的脸上。她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低声道:“晓晗,我有一个个人的请求,希望取得你的理解和支持。”董晓晗微微愣了一下,继而点点头:“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使你满足。”陈莹道:“只要你愿意,就一定能做到。”

所以董晓晗与陈峰并不合适,她除了不断地拖累他,使他的名誉受损,为他增添无穷尽的烦恼,她还能给他什么?她无法给陈峰的生活带来幸福。而且,她目前……一瞬间,她仿佛看到鲁小昆嘴角讥讽的笑意、鲁父怨恨的眼神、鲁小渐愤怒的表情,在这种情况下,她没有资格去享受与另一个男人的情爱。

董晓晗的嘴角露出一丝凄凉的笑意,她的声音忽然抬高,几乎叫起来:“可我不愿意把这个作为换取自由的条件!”陈莹有些惊讶:“这么说,你宁可在这儿继续待下去,也不同意离开陈峰?”董晓晗坚决道:“是的,我宁愿在这里待一辈子,也不愿意跟你做这个交易!”

转瞬董晓晗又折回身,冲陈莹喊道:“陈律师,我不喜欢你!”

她在干什么,但也没有人能够证明她打开过死者藏毒的文件柜,因为无论文件柜还是装

鲁小昆一案中,惟一目击证人孙老汉,再次被请来,对董晓晗进行暗中辨认。老汉还是摇着头无奈地说:“那天晚上,夜色实在灰暗,加上我这双昏花老眼,确实没有看清楚,光看个头部和肩部轮廓,任何人都有这个轮廓嘛!”苏竞道:“您再仔细想想,您那天晚上看到那个轮廓,跟眼前这个轮廓,有没有相似之处?”孙老汉头摇得像拨浪鼓:“要说像,我看任何人的这个轮廓都像!你坐到这里,我也觉得你像哪!唉!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儿!咱可不能瞎说!闹不好,冤枉了人家女孩子,咱得背一辈子良心债哪!”

在陈莹眼里,董晓晗和陈峰的爱是有瑕疵的,甚至满目疮痍。

陈峰急于知道董晓晗的情况,又不便表现得太露骨,只得耐着性子:“她怎么样了?”陈莹道:“警方拘留董晓晗的理由是涉嫌谋杀。案子目前还在侦查阶段,还没有往上面移交,这就说明警方所掌握的证据并不充分,所以谋杀罪名从目前来看还不能成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董晓晗的确有重大嫌疑,很多事实情况对她都极为不利。甚至她自己曾亲口对警察说过是她杀了鲁小昆。”

案情几乎无法进展。到目前为止,警方仍然没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和强有力的证据证明董晓晗实施过谋杀行为。死者之父与死者之妹,以夫妻吵架为理由,指控董晓晗谋杀死者,却拿不出有效证据,有个人主观主义倾向;董晓晗曾单独在死者办公室待过五分钟,没有人证明

陈莹打来的。她让他抽空到事务所去一趟。陈峰立即到办公桌前简单整理了一下手头的工作,拿了车钥匙便奔出去。到了以后,陈莹却不在,陈莹的助手小黄说陈莹上午一直在外面。

陈莹郑重其事道:“出去以后,离开陈峰,可以吗?”

董晓晗努力克制着内心的痛苦:“陈律师,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陈莹道:“所以,如果你真心对他好,惟一的选择就是离开他,不要让他的未来生活有任何阴影。”董晓晗竭力不让眼泪落出。她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知道我该怎么做。”陈莹郑重地说了一声“谢谢”。董晓晗说:“应该我谢你,陈律师,是你教我明白了很多东西。”

陈莹向陈峰道:“从明天开始,你就安心工作吧,什么也不要再想了。”因为明天,董晓晗就要出来了。陈峰真心诚意道:“姐,谢谢你。”陈莹皱着眉头:“用不着跟我说这个。”

董晓晗望着陈莹,郑重点了点头。她已经意识到陈莹想要说什么了。

陈莹微笑着站起来,与安丽握手道别。

陈峰便打电话。陈莹说在路上,马上就到。

陈峰问:“进展如何?”陈莹叹了一口气:“她不愿出来。”陈峰吃惊:“不愿出来?为什么?”陈莹道:“有病吧。可能神经有问题。”陈峰瞪大双眼:“什么?姐,你说什么?”

不待陈莹有任何反应,董晓晗又转身跑开。

可现实就这么残酷。而且,董晓晗又不幸遇到了陈莹。遇了陈莹,董晓晗就必须要学会放弃。

陈莹烦躁地摆摆手:“你快上车吧,没什么,她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陈峰道:“到底怎么回事?麻烦你跟我说清楚好不好?”陈莹道:“这个人真是不可理喻,谁知道她脑子怎么想的,可能她觉得丈夫死了,她挺对不起人家的,心里愧疚吧,愿意在那里待一辈子。”

陈峰立即说:“如果她出来了,我跟她分手。”陈莹点点头:“我相信你!希望这是你对自己的承诺。”陈峰认真道:“昨天我已经跟你讲过,这一页掀过去了。昨夜我又想了很久,我和她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不可能有什么结果,我现在只是尽一份心意,做到心中无愧、心安理得罢了。”陈莹点点头:“这话你自己首先要记住,别让我再失望。”

小黄问陈峰喝什么茶,陈峰没有兴趣,摆摆手说什么也不喝。小黄拿着喷壶在办公室里喷来喷去,边喷边说:“这是过氧乙酸,你用了吗?现在外面闹非典可厉害呢。为了保证陈主任的健康,现在我每天早、中、晚消三次毒……以后跟人讲话,距离千万不能太近了,说染就染上,真是恐怖得很!”

沉默了好一会儿,陈莹换了一种语气,语重心长:“陈峰一直是个自律性很强的孩子,从小到大,洁身自爱。他很聪明,但很单纯,在进入大学校门之前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碰过。我和爸爸一直希望他能拥有单纯的感情生活,一份完整、完美的爱,无瑕疵的爱。”

陈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他抬起头,竭力向陈莹微笑,但笑得却十分难看。过了好一会儿,他平稳了自己的情绪:“她究竟都提供了什么对她不利的情况?……我们有什么办法吗?”

陈峰一句话也听不进去,大约等了十分钟,陈莹推门进来。第一件事便是接过小黄手里的喷壶,用喷嘴对着双脚上的鞋子猛喷几下。第二件事跑到洗手间洗手,按照电视上教的“洗手六步法”,用肥皂认真仔细地洗了至少七八遍,这才出来。小黄刚给她沏了一杯乌龙茶,又拉上门出去。陈莹坐定道:“我见过她了。”

陈峰站在客厅里,把这页报纸撕成碎片,丢进茶几旁边的纸篓里。

氰化钾的小瓶子,上面没能找到董晓晗的指纹;通过对董晓晗住处及活动地的搜查,没能查出口香糖、蒙面白口罩等本案涉及的重要的物证;董晓晗的鞋子等衣物上,找不到任何与老人坡相关的泥土等痕迹。

陈莹沉默着。董晓晗道:“不容易回答吗?”陈莹道:“你非要让我说穿吗?”董晓晗摇摇头:“让我替你说出来吧,这就是你帮助我的条件,对吗?”陈莹毫无隐瞒之意:“是。”

现在是二○○三年四月下旬。整个公司上上下下都在进行消毒活动。陈峰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望着楼下的停车场,司机们忙得不可开交,几辆班车在轮番消毒,做净化处理。办公室的人员也跑前跑后,把“万众一心,抗击非典”的大幅标语悬挂在大厦的门脸上。有人敲门进来,送来两瓶消毒水,提出帮助陈峰对办公室进行消毒,陈峰却让那人先出去了。来人退了出去,电话铃响了。

两人又见了面。

陈莹又一次来到看守所。陈莹内心里的固执劲被激发出来了。她觉得她一定得兑现自己对陈峰的承诺,一定得让他把一颗心放下,一定得让董晓晗出来。她觉得董晓晗骨子里有一种符合自己想象的东西,那就是执著,那就是宁死都不肯放弃自己认准的东西,还有,那种纯粹的东西。宁可在那里待一辈子,也不愿拿感情作为条件来交易。她甚至当面冲陈莹喊“我不喜欢你”,陈莹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对她说话。然而当那个女孩表示不喜欢陈莹的时候,陈莹却觉得自己有点喜欢她了。如果董晓晗不是一个有夫之妇,又没有谋杀亲夫的嫌疑,那么,陈莹倒是可以接受这个女孩子。毕竟茫茫人海,个人能够真心相爱是件太不容易的事。

当晚,陈峰来到陈莹家里。陈莹情绪低落,陪儿子看动画片。陈峰心不在焉地陪姐夫下了一局象棋。当着姐夫的面,陈峰也不便与陈莹谈董晓晗的事,告辞出来时,陈莹送他到楼下。

陈莹望着董晓晗,董晓晗脸上有一种决绝的神色。

“什么?”陈峰当头一棒!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亲口说过是她杀了她先生?”陈莹道:“是的,她这么说过,对警察说的。我估计警方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之所以拘留她也正是因为这个。本身就有嫌疑,再亲口一说,那就是口供,警察把她关起来,也是按程序办事啊。”陈峰有些眩晕:“天哪!她到底怎么说的,究竟是不是她干的?”

清晨,经过了一番奔波的陈莹,沐浴着初夏的朝霞,走进了刑警中队安丽的办公室。一看她的脸,安丽就知道她是有备而来。寒暄之后,安丽给沏了茶,两人坐下,言归正传。

毫无疑问,在陈莹眼里,这份完整、无瑕疵的爱,董晓晗是无法给予陈峰的。

陈峰脸上的表情有些凝固了。陈莹语重心长道:“交友要慎重。交到益友,一生受益;交到损友,后患无穷。”陈峰望着窗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陈莹又道,“我现在以我的人格、信誉、还有我的住所、我的收入,在为一个重大谋杀嫌疑人做担保,公安局里还压着我的保证书,你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吗?”陈峰低沉着声音:“别说了,姐,我知道。”陈莹说:“我得说出来,我不希望你承受着心灵重负过日子,只想让你轻松愉快地生活,我这想法不过分吧?”陈峰认真地点了点头。

董晓晗的眼泪奔涌而下,捂着脸转身跑开。

陈峰沉着脸站起来。徐亚雯看到陈家姐弟好像有事要谈,忙拉着女儿上楼了。陈莹也站了起来。她低声道:“小峰,你不会让我失望吧?”陈峰把头转向窗口,望着窗外的绿色植物,他犹豫了一下:“姐,我能接她一下吗?……我想最后再见她一面。”陈莹忍着不悦:“有这个必要吗?”陈峰说:“就是了断,也是谈开了的好。最后再见一面,也算有始有终。”

陈莹的脸色顿时难看至极。

陈峰喃喃道:“晓晗她怎么这么傻呀。”陈莹道:“你说说你,就这么一个女人,你为什么就不能对她死心呢?她喜欢在那待着就待着吧,你就不能成全她吗?”陈峰怅然道:“只有她出来了,我心里的石头才能落地。”陈莹叹了一口气:“小峰,明天我再找她谈谈,劝劝她。”

徐亚雯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走进来,小女孩手里抱着一只布娃娃。这是徐亚雯给陈家生的女儿。前些日子,她由航空公司的“儿童快递”递回姥姥家,待了七天,陈留星就要求徐家把女儿“递”回来。此时,徐亚雯刚从机场接女儿回来。陈莹和陈峰停止谈话,向徐亚雯点头招呼。徐亚雯道:“莹莹,我正要找你哪,前天人家给我从法国捎回两瓶香水,我给你留了一瓶,等着我给你取去啊。”陈莹笑笑:“不用了,待会儿我上你房里找你去。”小女孩跑到陈莹身边,开心地说:“大姐,辉辉有没有来?”陈莹亲切地搂住小女孩,抚着小女孩的头道:“辉辉在幼儿园呢。”小女孩又指着陈峰向陈莹告状道:“大姐,那天哥哥骂我,打我。”陈莹柔声问:“有这种事啊?什么时候?”小女孩委屈地说:“我去我姥姥家之前,那天,我不小心把水杯弄翻了,他用大手在我屁股上拍了两下,还大声吼我,把我吓哭了。”陈莹在陈峰腿上拍了两下:“大姐替你打他了!好了吧?”

陈莹与董晓晗又一次见面。陈莹仍然是端庄的表情,平静的语调。她开门见山:“现在有两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第一,你身体方面有什么疾病吗?”董晓晗摇摇头:“我一直很健康。”陈莹又问:“有孕吗?”董晓晗摇摇头:“没有。”陈莹道:“我知道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